歧路灯

假粉 随时跑路 随时转黑

别整那55667788的

9102了 谁还不知道这群小孩里谁泡妞谁恋爱啊

谁还没个料啊 谁心里还没个数啊

谁谁搞基处对象了 谁直谁弯谁双心里都有数

别在我这ky

底线一对不磕兄弟情 其他我爱舞谁舞谁 跟你有关系吗😁

就你手里有东西啊 谁还没几个前线姐妹了是咋的 我知道他们是啥样的人 跟我强行ooc磕糖有关系吗

追星就图个乐呵 不乐了跑路得了呗您zqsg的be了还要带我 这就有点狠了8⃣毕竟我坑还没填完呢

9102了 对年轻爱豆多点想象空间 现在的孩子可没他们不敢干的 包容也多一点 幺蛾子永远比你想的多 脱粉了自己安静离开 别吵吵的其他人都烦 别拽还没填坑的人走 也许你以为无知磕糖的太太知道的真相远比你多的多 他只是无所谓而已

Anyway。快乐第一。别跟自己过不去。填坑是必要的。等我应付完期末。


【all农】梗库(见评论

除了这些梗,还有好多聊天记录没找到,另外还有一篇内含洋农橘农坤农的《人狼游戏》AU,记在本子上,那篇大纲太长了,就不发了,等着直接成文吧。


《9/40》那个细节也舞完了,记在本子上。


不能开车,畜牲玩家失去灵魂。


喜欢哪个,给我留言。


ps.灯的op是42,其他都得往后稍稍(。



突然诈尸。
Ecoli说,这个答案的核心在于。
字是绿色的...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缺凹农BE梗辽👌

【ALL农】人间正好(9)

预警:Nine Percent八人×农
          双性  HE  总受  生子  OOC  现背微改
          时间线-5.26北京FM后  禁上升
          九人行 结局NP  虐文苦手偏爱搞农

本章主→橘农 尤农 微坤农  ky拉黑  上升爆炸

----------------------------------------------------------------------------------

  “吃的药在箱子夹层,抹的放在洗漱袋里,防尘袋里面装着干净的床单,”小兔子放轻声音认真叮嘱,不笑的时候眼里就流出乖巧的意味,一板一眼的交代:“过敏了要和助理哥哥Suo,不可以忍着,FM见面的时候我要检查看看身上有没有红色的地方。”

  “农农留下的红色算不算?”蔡徐坤笑着逗他,“那天是谁小狗一样给我种了一胸口的草莓啊?”

  “你小Seng一点啦!”刚才还一本正经的人不出所料炸了毛,生怕不远处正往后备箱里放行李的助理听到蔡徐坤的危险发言,手捂在队长嘴巴上不让他继续话题。

  蔡徐坤按住小兔子的手,嘴唇在他柔软的手心轻轻落下一个吻,陈立农立马被烫到一般火急火燎就要缩手,却又被哥哥在半道阻止了动作,十分自然的抓进手里捏了捏。

  “在家要听其他哥哥的话,乖乖喝药,不许任性乱发脾气,收到消息要回,知道么?”

  陈立农连连点头,“坤坤有空要给我打电话。”

  陪着一起出来送人的尤长靖实在忍不住打断这两个人:“没几天就又见面了,现在这样是在拍戏吗,助理往这边看好久了欸。坤坤快点上车吧,再晚要误点了,我们几个会照顾好农农的。”

  蔡徐坤把拉到下巴的口罩重新戴回脸上,摸摸小兔子撇下去的嘴角,心知耽误的越久他越难受,索性直接招呼助理一同坐进车里,保姆车很快便发动走人了。

  尤长靖看小兔子情绪低落的模样牵着手带人往回走,却在半道就被林彦俊截了胡。

  “阿俊?”还没进院子就捕捉到熟悉身影的陈立农紧了紧被尤长靖握住的手,落后半步拖沓的步伐也轻快起来,“你怎么粗来Ne。”

  “来看看你是不是被蔡徐坤装进箱子里带去香港了,这么久都没回来。”林彦俊走到跟前正了正小孩儿的帽檐,轻轻给了人一个脑瓜崩,看他一如既往被自己逗笑的样子松了口气,接着小兔子就自觉的将手指滑进自己的掌心,像过去无数次那样同他十指相扣。

  牵着尤长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有林彦俊陪在身边就把所有负面情绪一扫而空的人浑然不觉,调皮的晃了晃被制霸扣住的手,好在还记得自己是个爱豆,三步并作两步加速往宿舍赶,嘴上絮絮叨叨不停,“林彦俊你走快点啦,小心被拍欸。”

  林彦俊被他拉着走,步子懒懒的,无所畏惧的样子,“怕被拍就不要牵啊,是谁想要牵手的,好像不是我吧。”

  “好啊,那就别牵了。”

  “……”

  “干嘛,不是不想牵我,手还抓这么紧哦。”

  “还想不想牵?想牵就收声。”

  “林彦俊你刚有在凶我。”

  “……我没有。”

  “要我学一下你刚才的语气吗?你刚刚就……唔……”

  “本来牵手被拍好像还没事,现在接吻要是被拍了要怎么办,不然直接出柜结婚好了。”

  “闭嘴啦烂人!”

  “……”

  尤长靖落空的右手轻轻颤了颤,视线里雀跃的身影隐入门后,陈立农被林彦俊拉下口罩吻过的唇角都是甜丝丝的笑意,却好像永远都不会被自己捕捉。

  我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开心笑着的啊。

  在你被他们拥抱亲吻,在你的目光为蔡徐坤停留,在你的情绪被林彦俊左右,在你为小鬼吃醋,在你被朱正廷哄睡,在你因为得到范丞丞家人的认可开心,在你耐心安抚孩子气的黄明昊,在你窝进王子异怀里同他耳语……

  在很多时候,我其实并不想笑。

  是你说,长靖笑起来很可爱,你很喜欢,所以我才要一直笑,多介意多想独占也不敢表现出来。

  农农,你那么聪明,什么时候能发现我的这一点私心呢。

  或者,如果你对我只是惯性依赖,又能怎么样让你爱上我……

  当晚的晚餐尤长靖以减肥为由没有参与。

  小鬼点了些外卖家常菜送到宿舍也就不用他做饭,把饭后熬药的任务交给王子异,尤长靖吃了点水果就回房休息了,平常一口一个农农叫着的人笑容淡了很多,小兔子软乎乎的询问也敷衍带过,任谁都看得出状态异常,根源还多半就在陈立农身上。

  陈立农忧心忡忡的绞着手指,不知道怎么只是陪自己出去一趟后尤长靖就生气了,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才吃了小半碗就嚷着没胃口不想再吃,被林彦俊连哄带劝又喂着吃了一点,最后还是小鬼拍板说农农不想吃就别逼他吃了,给他冲了碗牛奶麦片当零食吃掉才算完。

  小兔子端着装满汤药的碗忐忑的推开尤长靖宿舍的门走进去,哥哥背对着他正在和人视讯通话,反应过来自己入了镜,陈立农有些慌张的想要转身躲开,却在下一刻就被晃动下冲出碗沿的药汁豁在手背,烫的痛呼一声。

  尤长靖当下也顾不得摆架子去刺激小兔子,关闭通讯,镜头朝下把手机扣在桌上就转身去看被烫的蹙眉嘶嘶吸气的人。

  接过他手里的碗放到旁边,尤长靖拉着人往卫生间走,拧开水龙头冲洗他被烫红的部位,看了眼镜子里耷拉着眉眼的陈立农道,“盛那么满还端着到处跑,烫到了吧?”

  陈立农闻言皱皱鼻子,心里委屈想反驳又怕被哥哥教训念叨,不悦的嘟了嘟嘴。

  “还痛不痛?”手指轻轻点了点发红的手背,尤长靖拉着小兔子在椅子上坐好,转身在行李箱里翻找出一管药膏,用手指蘸了轻轻涂在伤处,“没有起泡,涂药会好得快一点。”

  “不痛Ne。”陈立农乖乖坐着把手交给哥哥,仰着脸看身边站着给自己上药的人。

  笑起来亲和力满分的哥哥一旦皱着眉就显得很有威慑力,面对自己的事情一贯说一不二,虽然总是开玩笑的声称自己02年,心里其实庆幸自己比还是孩子的恋人年长些,多吃过很多苦才能更好的守护他前方的路。

  涂完药膏后轻轻吹了吹小兔子的手背,却猝不及防被陈立农勾着脖子抱住不让直起身。

  “长靖……”

  奶呼呼的语调响在耳边,尤长靖弓着腰,手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侧头亲了亲他的鬓角,放轻声音逗他,“农农在撒娇吗?”

  平常总一本正经说自己不撒娇的陈立农没反驳,闷闷的问,“我撒娇的话,长靖会开心吗?”

  尤长靖的手顿了顿,摸摸小兔子软软的发丝,“农农不撒娇我也很开心啊。”

  “骗人。”陈立农反驳他,“长靖今天明明就不开心,我都看粗来Ne。”

  尤长靖不置可否,沉默着没有回答。

  小兔子松开手拉开哥哥和自己的距离,眼睛一眨不眨的直视尤长靖的双眼,语气里都是疑惑,“长靖森我的气了对不对,不看我,也不跟我讲话,为森莫?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要Suo啊,不然我要怎么改正。”

  “农农。”尤长靖叹了口气,到底是没办法对这个人狠心板着脸,摸摸他下垂的眼角无奈的笑了笑,“你分得清喜欢和依赖的区别吗?”

  “农农喜欢我吗?”

  前些天自己问朱正廷的问题如今被原封不动的抛了回来,陈立农看着面前莫明显的有些悲伤的哥哥心头一紧,下意识拉住他的手道,“喜欢,我喜欢长靖。”

  尤长靖望进小兔子惊惶又带点懵懂的眼里,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低头和他交换了一个温柔的亲吻,端起一边的药碗岔开话题,“喝药吧。”

-----

  林彦俊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小兔子盘着腿坐在床上捧着手机发呆,咬着嘴巴一脸苦恼。

  “在想什么?”坐到他身边才看到手机是黑屏状态,制霸揉揉他触感良好的小脑袋问。

  “在想怎么跟阿母讲仄边的事。”陈立农愁眉苦脸的看向恋人,“之前我唆要参加节目,她其实不太愿意我来的,怕被人发现我身体特别的话会出事。我走之前还跟她保证说不会被发现,也不会出事,现在宝宝都有了,要怎么跟她讲啦……”

  贪心的想要大家都在一起生活,自己却连宝宝的另一个爸爸都不知道是谁,告诉阿母的话她肯定会很生气的吧。

  林彦俊把人抱进怀里亲了口额头,“怎么突然想要和妈妈坦白?”

  “阿俊不是早就告诉家人我们的事了嘛,丞丞的姐姐我也见过,还有那天,子异和他哥哥通电话也提到我Ne。不可以只有你们在努力啊,我也想告诉阿母我们的事。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想向你们证明我的心意。”陈立农转头看着他,眼睛里好像有亮闪闪的星星,“想跟大家在一起的话,我也要拿出我的态度才可以。长靖好像不相信我有在认真的喜欢他,也许有人和长靖一样没能接收到我的心意,所以我想,如果能得到阿母的认可,Si不Si大家就能相信我的喜欢了?”

  陈立农,其实你不这么勇敢也可以。

  已经走到现在,哪怕不被你喜欢也没人傻到去放弃守在你身边的资格。

  林彦俊看着认真的小孩心里发酸,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柔声说了句好,又问他说:“伯母如果问起来最开始发现你不一样的是谁,你要说实话吗?”
 
  小兔子听到这话瞪大眼睛要凶他:“林彦俊,你想赖账哦?”

  “不赖帐。”制霸低头亲了亲他软软的唇瓣,“我巴不得告诉所有人陈立农的初吻跟第一次都是我的。再说,那条床单现在还在柜子里放着,我怎……”

  陈立农红着脸用嘴去堵他的话,被林彦俊带着笑意吻了个结结实实,好半天才松开。

  “怎么还不把那个丢掉啊!”炸毛的人被吻的小脸发烫,揪着制霸的袖口质问他为什么还放着那条沾血的床单。

  “丢掉干什么,你不知道他们几个有多嫉妒我。”林彦俊捏捏他的脸,继续刚才的话题道,“我刚刚是想说,既然事情是从我开始,那我也要负起责任。你这样去给伯母说你现在有宝宝了,她又没办法赶来看你,心里肯定会着急。不如让我爸妈去你家拜访一下,顺便跟伯母好好聊聊我们的事,怎么样?”

  小兔子懵了一秒才反应过来恋人在讲什么,磕磕巴巴不敢置信的确认,“你说要他们见面吗……那、那不就,很像,要结婚,两家人凑在一起……”

  “所以,要不要跟我结婚?”林彦俊语调依旧平静,手心却紧张的冒着冷汗,“刚好都台湾户口嘛,等你成年就可以。结婚的话,以后有什么担保书,我就可以用家人的身份替你签,其实他们几个也一直在想,如果有什么事八个人都没办法帮你签字要怎么办。”

  故作随意的解释了一堆,只是不想给陈立农太大的压力。清楚的知道小兔子心里其他人的份量,不愿意看他为难,如果只是这样当句玩笑提出来,不被答应的话,大概他也不会太有心理负担吧。

  陈立农看着佯装平静毫不在意的恋人,心里的爱意和满足已经多到撑的胸口发痛快要破掉溢出来。

  翻身坐进林彦俊的怀里,低头亲了亲他抿紧的嘴唇,“好。”

  林彦俊愣愣的看着坐在自己大腿上笑弯眼睛的人,不敢相信自己都没什么把握当随口一提的事,居然就这样被实现了。

  “这个求婚有点草率欸。不过还好我不是女的,不用单膝跪地,也不用玫瑰花和……”

  林彦俊按住小孩的后颈压向自己,把无法压抑的狂喜通过唇舌的动作尽数渡给陈立农。

  这个吻比平时更缠绵,陈立农环住他的肩仔细感受对方的心情,甚至听到了林彦俊心脏快速跳动的砰砰声。

  “我会和他们一起,补给你一个最特别的求婚。鲜花,戒指,还有其他你想要的,都会给你。”

52在我心里已经金婚了

TBC.

接下来是贾农趴。穿插其他cp。
正尤农大概还有三批。之后卷一就要结束进入卷二啦。

【ALL农】人间正好(8)

预警:Nine Percent八人×农
          双性  HE  总受  生子  OOC  现背微改
          时间线-5.26北京FM后  禁上升
          九人行 结局NP  虐文苦手偏爱搞农

本章主→坤农 微正农   雷者勿入  ky拉黑  上升爆炸

----------------------------------------------------------------------------------

被屏蔽辽,重发

TBC.

下章橘农普雷。
有人要点梗吗!有人吗!没人我就要胡来了!真的!

【农橘】是非题(存梗)

预警:现背微虐 直掰弯 HE

陈立农是个胆小鬼,还是个圣父心发作包容心极强的胆小鬼。

知道林彦俊喜欢男人,他觉得可以接受,“我是直男,但也不可以歧视同性恋啦,还要多多照顾阿俊才可以。”林彦俊有洁癖,每次洗澡总把热水用光,他觉得可以接受,“阿俊他有洁癖嘛,热水就给他用好啦,我去别的房间冲一冲就好。”林彦俊不喜欢他跟别人有太多接触,他觉得可以接受,“只有我知道阿俊喜欢男生啊,他会依赖我也很正常嘛。”

 

“我可以接受你迥异的性取向,接受你过分的洁癖,接受你不言明的孤独。我能接受你的一切陋习,但抱歉,我不能接受你。”

 

林彦俊从来不是个缩头乌龟,头破血流的准备是一早就有了的,从喜欢上一个对任何事情都能容忍的死直男开始,他就一步都没有退缩。

 

明明对他表现的那么不同,从不肯用别人东西偏偏借他穿过的衣服上FM,在活动的后台非跟他交换外套,情绪低落的时候只愿意跟他分享心事,生病了在别人面前强撑却渴望他的拥抱……

那个人什么都温温柔柔照单全收,偏偏不敢去想他喜欢他。

 

“明明你什么都不介意,为什么偏要介意我喜欢你”

 

陈立农自诩宇宙直男,和队员营业从来不会多生旖旎的心思,对林彦俊也抱着帮哥们保守秘密的心态相处,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目光越来越多的停留在那个清瘦的身影上。

 

他每天很晚才回家,衣服上有乱七八糟的香水味,还有烟草的呛人味道;他最近睡眠不是很好,黑眼圈很重,却不愿意乖乖回宿舍休息,总是出去和别人鬼混;他在慢慢疏远我,也没那么愿意依赖我了,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爱是相互作用力。

 

胆小鬼在心灰意冷的男人额上落下轻轻一吻,解码了所有谜题。

 

“对不起,这么晚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喜欢你。”

 

END.

【橘农】命定悖论(存梗)

我拼尽全力去反抗命运,最终却发现,顺其自然才是幸福”

 

陈立农是个怪小孩,从小身边的人就这么说。他总是对什么都兴趣缺缺的样子,不去交朋友,也不去回应别人对他的友善问候,像是患了孤僻症。

 

陈立农有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他拥有特异功能,能预见自己的一部分命运。他抵触这种命运被安排的感觉,所以一旦预见他会和谁成为朋友,会喜欢上哪个女生,内心不言明的叛逆就会驱使他做出完全背道而驰的行为。

躲避预知结果的最好办法就是,独善其身,断绝和他人的一切交流。他就这样孤独的生活了十八年。

 

第一天去大学报道的路上,他在公车站和一个长着小兔牙的男生撞在了一起,手机屏幕碎成蜘蛛网。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小心。我们留个微信吧,我会赔偿你的。”那个叫尤长靖的男生强硬的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陈立农看着他身旁浮现出他们两个有说有笑吃海底捞的画面,烦躁的一皱眉。

 

这是第一个让他的躲避计策失效的人。无论怎么拒绝结局都是一样,两个人慢慢熟悉起来,甚至最终将那顿气氛温馨的海底捞从预见的画面变成了现实。

 

从那以后陈立农的生活里陆续出现了其他跨越他安全距离的人。

 

舍友范丞丞和王琳凯、学生会长蔡徐坤、文艺部长朱正廷、选修代课黄明昊、被邀请回校做演讲的学长王子异,以及,第一次见面就让陈立农看到自己和这个人进行生命大和谐运动画面的,林彦俊。

 

一起吃海底捞,给自己包扎伤口,和自己一起健身,两个人去毕业旅行……和其他人拥有的那些所预见的画面即使会变成现实也并非不可接受,唯独林彦俊。要陈立农接受自己最后会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还做下位,着实颠覆他脆弱的三观。

 

本能反抗这种结果的陈立农开始躲避、甚至有意表达出对林彦俊的厌恶,林彦俊却被他毫不掩饰的抵触弄得来了兴致,誓要弄清楚为何面对其他人都平静淡漠的人唯独在自己眼前情绪外露的如此明显。

 

一个担心预知成真刻意疏远,最后却抵挡不住那人的攻势沦陷;一个抱着逗弄的心态故意紧逼,了解对方内心世界的过程中却慢慢赔上了真心。

 

“我不再和自己较劲,也不再为命运争执。”

如果爱上你是我的命中注定,那顺从命运,一定是于我而言最好的安排。

 

这是一个治愈与被治愈的故事,仅此而已。

【坤廷/微异坤】错位(存梗)

预警:微渣异×美艳浪荡坤×人妻正

         结局坤廷only   内含大量异坤

存个梗而已